教育 | 旅游 | 女性
健康 | 视频 | 汽车
供求 | 论坛 | 摄影

站在新年的门槛上

2015-12-30 10:36:19 来源: 山西新闻网忻州频道 作者:通讯员:赵娟娟 评论:0 点击:

核心提示:站在新年的门槛上,门槛外是曾经的岁月,门槛内是将来的光景。我就这么静静地、百无聊赖地站在这新旧交替的分水岭上,突然之间百感交集……

  站在新年的门槛上,门槛外是曾经的岁月,门槛内是将来的光景。我就这么静静地、百无聊赖地站在这新旧交替的分水岭上,突然之间百感交集……

  也许是因为人至中年吧,疲惫、压力、劳累、失落甚至颓废有时总会莫名其妙涌上心头,过一年,大概只是意味着又老了一岁吧。我早已失却了小时候,数着手指头,急切盼望着过年的那份心境了。小时候,我们总是疯狂地、心急如焚地期待着年的到来。因为年关将近,学校就放寒假了,孩子们可以不用“朝九晚五”地上学了;加上家里大人每天忙得焦头烂额,不是洗洗涮涮、打扫除尘;就是购置年货,布置屋舍,哪里还有闲暇时间顾及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娃娃们呢?更让人喜不自禁的是,过年时,孩子们可以穿漂亮的新衣服,吃很多好吃的,而且,即使衣服弄脏了,“偷吃”预备过年时节的“祝福”礼品了,大人也不会狠狠地责骂,只会嗔怪几句。

  记得每年三十晚上,妈妈总是忙碌到12点。她是一个做事特别仔细的人。虽然在进入腊月里的每一天,屋内里里外外都被清扫过了,但在这天晚上,她还是要拿着抹布,把家里围墙、桌子、柜子、镜子、犄角旮旯等统统再擦洗一遍,围墙总是明亮如新,可以照出人影。然后妈妈坐在炕上,开始包饺子。因为爸爸特爱吃饺子,妈妈总会包很多,包好放在冰箱里,足够全家人吃到正月十五。包完饺子后,妈妈会把我们姐弟三人,明天将要穿的新衣服,整整齐齐地叠好,放在每个人的枕头旁边,就连两只袜子也套在一起,方便我们穿戴。大年初一早上,我们睁开眼睛,看见崭新的衣服,心里甜得就像吃了蜂蜜一般,洗脸、刷牙比平日提速了好几倍,大家兴高采烈,喜气洋洋,急急忙忙穿好衣服,姐弟三个你看我,我看你,喜得合不拢嘴,然后手拉上手,相约去奶奶家磕头拜年。

  小时候,我嘴特馋。过年时,爸爸割下肉,妈妈煮熟后,总会切出一吊来,上面插上筷子,放到后屋,预备供奉给财神爷爷。我呢,趁大人不注意,有事没事,总会绕到这吊肉前,把上面的红肉撕下一块来,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下去。等到妈妈拿出肉,准备敬献时,上面的红肉早被“洗劫一空”了。每逢此时,妈妈就笑着说:馋嘴猫,以后哪个婆家敢要你啊?

  妈妈的嗔怪还响彻在耳畔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还恍若昨日。可是,今天,一切都非往日模样了。爸爸不在了,他撒手人寰了,离我们远去了;我们姐弟三个呢,也先后成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;操劳了一辈子的妈妈,晚景凄苦,孤苦伶仃,虽疾病缠身,还要帮弟弟照看孩子。一家人呢,因为我的远嫁他方,也是离多聚少,加上老家风俗,嫁出去的女儿,不能在娘家过年,因此能团圆的时候更是稀少了。

  每每想至此,我总会不由得触景生情。又是一年岁月已逝,又是一岁新春将至。那些曾经,连缀成了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;那些过往,温馨了我们记忆里的时时刻刻;那些昔日,构筑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情感体悟;那些回首,是我们最刻骨铭心的、最不能割舍的至爱亲情。奈何今日,岁月变迁,人事更替,逝者已逝,生者相离,一切都融化、飘散在风中了?只有时常电话相问,偶尔放假陪伴,聊以慰藉悲伤之心,这也许就是成长的代价吧。

  站在新年的门槛上,门槛后是过去的记忆,门槛里是新的一年了。跨入门内,新灿灿的2016正张开臂膀迎接我,它仿佛是初生的婴儿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,新生的头颅,新生的躯干,新生的呼吸,新生的思想,新生的空气,新生的环境,新生的视野。2016年,我希望自己“焕然一新”,把悲伤、失落、伤感统统打包丢掉,收拾心情,整装出发,努力工作;希望自己常回家看看,多陪陪妈妈,和她唠唠家常,听她说说家长里短,再也不无缘无故发脾气,让她老有所依,老有所靠;希望自己多陪伴孩子,再也不能以工作忙为借口,敷衍塞责,不能生气时老是“恨铁不成钢”,一味拔苗助长,要潜下身子,静下心来,慢慢陪着他们成长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新年 岁月 感慨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 
图片导读
忻州论坛
更多>>